汤圆圆圆

很酷了!

问一声妃子哪里,应一声 皇上哪里。

看了涤非老师的降调又想搞少天了,嗨呀。
在墙头摇摆不定


我对他说:我一身的毒,一身的肮脏,你要来做什么?他说:你一身的肮脏我替你舔干净,一身的毒我用眼泪替你洗掉。